捷克移民┃一座桥成就的天才
爱好和平的捷克人曾在历史上经历过无数次的战乱和无数次的投降,只要来犯边境燃起战火,捷克就拱手让城,不战自败,历朝历代的投降,也是捷克人的一种自我保护的形式,他们或许认为这是唯一能够平稳安全的度过战乱的方法。或许有民族气节的国家对于这种价值观不认同,但正是这种处理方式,捷克人才在欧洲生存下来,也使得那些古老的建筑得以留存至今。建筑没有受到战火的影响,人们的心里也没有留下战火所带来的阴影。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多桥之城,碧波粼粼的伏尔塔瓦河穿城而过,共有18 座大桥横架在河水之上,将两岸的哥特式、巴洛克式和文艺复兴式的建筑连成一体。其中,查理大桥是布拉格人在伏尔塔瓦河上修建的第一座桥梁,距今已有650 年历史。查理大桥以其悠久的历史和建筑艺术成为布拉格最有名的古迹之一。
查理大桥也几乎是布拉格的代名词,这座东欧最老的石桥在伏尔塔瓦河上连接起布拉格最美的两个街区──老城区和城堡区。
1357年,当时波希米亚王朝的建筑师彼得·帕尔勒日,被国王查理四世钦定在伏尔塔瓦河上设计并建造一座石桥。圣旨一到,这位年仅27岁的来自比尔森的年轻人竟长跪不起,他发誓一定建成全欧洲最好的大桥。大桥造了漫长的六十年,年轻人最终没看到他设计的大桥的落成,但是他的“作品”在500年后却成就了波希米亚历史上两位最具魅力的天才。

1874年秋天,后来被誉为“捷克音乐之父”的作曲家斯美塔那因患耳疾而痛苦万分并一度想结束生命。
“那天清晨,我缓缓地走上大桥,没有人知道我想干什么。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了伏尔塔瓦河的激流在撞击查理大桥的声音……”
斯美塔那在他晚年的回忆录中称伏尔塔瓦河的激流声是捷克人心灵的呼唤,而历经几百年风雨血火的查理大桥,则是他心中的祖国。后来作曲家的这些感情全都被凝聚在了他的著名交响诗《我的祖国》中。
在查理大桥边坐落着斯美塔那的故居,最值得一看的便是那份早已乏黄了的《我的祖国》原始曲谱。在曲谱的留白处,斯美塔那用斯拉夫文标注着查理大桥和伏尔塔瓦河的字样,因为这是他生命的源泉。所以交响诗《我的祖国》的第二乐章也就是最著名的乐章就叫做《伏尔塔瓦河》。

另一位天才名叫卡夫卡,这位出生在查理大桥桥墩边上的犹太人,干脆把查理大桥称之为是他生命的摇篮。1934年5月,静静地躺在维也纳郊外疗养院里的卡夫卡,让守候在他身旁的好朋友雅努斯记下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我的生命和灵感全部来自于伟大的查理大桥。”
卡夫卡去世后,雅努斯出版了著名的回忆录《卡夫卡对我说》,雅努斯在书中写道:“我经常会为卡夫卡如此钟情查理大桥而吃惊,他从3岁时便开始在桥上游荡,他不但能说出大桥上所有雕像的典故,有好多次我甚至发现他竟在夜晚借着路灯的光亮在数着桥上的石子……”
捷克著名的思想家米哈尔说:“他的生活就是在桥上或桥下”。
在布拉格有一条黄金小道,因当年金匠聚集而得名。卡夫卡的妹妹曾经把她哥哥接到黄金小道21号小住,想让他安心写作。可是卡夫卡住了一个月便又跑回到了桥上。妹妹的好心没能改变哥哥,却留给了后人“卡夫卡故居”这样一个走马观花的景点。
所以米哈尔说:“只有看了卡夫卡的作品,你才会理解这个犹太人对查理大桥的情结。比如《城堡》、《变形记》还有《走过来的人》等,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浓浓的乡情。”
这份源于查理大桥的乡情,终于在卡夫卡死去十年后感动了捷克人。1944年纳粹占领捷克,卡夫卡所有的作品全都成了畅销书。而到了1968年布拉格之春,当另一位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投奔西方后,卡夫卡的乡情文学更是成了捷克人爱国行动的精神寄托。如今的捷克人说:“米兰·昆德拉没有了祖国,而卡夫卡不但有祖国还有人民”。

捷克文化的高深,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深入的了解,哪怕你去过捷克。所以想要真正融入捷克的朋友,可以来恒熙国际对捷克进一步了解分析,我们有充足的文化知识和移民资料供您参考,移民捷克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恒熙国际捷克优才移民
1.办理周期短,五至六个月可成功领取居留卡;
2.捷克既是欧盟国,也是申根国,持有捷克身份可享双重福利;
3.捷克优才移民政策非常宽松并且对中国友好,五年申请永居或者入籍;
4.无需投资,无需购房,无移民监,移民风险为零;
5.该国教育制度与医疗保障方面是非常强大,备受全球瞩目;
6.捷克物价水平低,生活成本低廉,生活品质较高,经济发达。

微信咨询

扫一扫